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马会资料 >
霰弹枪的乐趣和魅力来自海外党对喷子的爱
发布日期:2019-11-01 12:37   来源:未知   阅读:

  霰弹枪,the shotgun,在人类相爱相杀的历史中有很深的底蕴。一战喷德国人,二战喷日本人,就连伊拉克的巷战中也有它的身影。这种武器因为简单高效,易于维护,深受黑帮,警察,军队,猎人和平民的喜爱。霰弹枪这一名称在两个世纪以前第一次被采用,在聚合物大行其道,现代武器一个比一个科幻的今天却仍然没有任何要退役的迹象;军方仍然在采购新的霰弹枪,民间更是对霰弹枪有一种极为深厚的感情。

  霰弹枪常用的弹药有三种:鸟弹birdshot,鹿弹buckshot,和独头弹slug,另有豆袋弹beanbag,复合弹hybrid(鸟弹+鹿弹),以及龙息弹dragon breath这种凶残的东西。图中红色和透明外壳的是鸟弹,绿色的就是独头弹。

  霰弹枪在BATF(酒精药物局)的定义是:用于双手抵肩发射多弹丸的滑膛枪械。滑膛的意思是没有膛线。

  常见的霰弹枪有三种:弹舱供弹手动完成复进的泵动pump action,枪管可以折下来,一次填一发或者两发的折叠式(我编的)break action和自动完成退壳装填的半自动semi auto。

  我夹着一只纸盒匆匆走向车子,将纸盒扔进后箱,赶着黄灯右转上了Aeron路。

  夏还没有完全消逝,总能从午后的一丝丝燥热感受到七月的余韵。仍挂着些绿色的梧桐树随暖风微微摇摆。打开窗子清新的草香扑面而来,随后就是夕阳,麦田和煤炭的气息,也许还有一束不知名的小花,默默地混在这味道中,闻起来竟有些像棉花糖。两侧都是傍山的麦田,风车和牛羊星罗棋布,田野上飘着带有盛夏倔强的云。

  我的第一把喷子,stevens320. 泵动,五发弹舱,山东日照产,18.5’管,3‘膛

  拿掉枪锁,抓起桌上散落的霰弹就往弹舱里塞。拇指顶住弹尾,按下弹舱盖,将一粒弹药填入弹舱,听到簧片令人心安的咔哒声,这个过程说不出的满足。咔嚓一下拉开枪栓,一枚弹药被弹簧顶入机匣,两根控制供弹的铁条细微地摩擦着黄铜和塑料,直到枪机向前运动,弹舱盖举起这枚弹药,配合枪机将弹药送往枪膛,这粒弹药被闭锁机构牢牢地固定住,它即将迎来最灿烂的一刻。

  有听到过一些传说,打喷子被撞翻啊,断手腕啊,打脸啊,所以第一发还是很谨慎的。右手抓住握把,左手抓住护木,双脚分卡上半身向前倾,小心翼翼地扣下了扳机。击锤摆脱了阻铁的束缚,将撞针狠狠推向底火,然后数百粒铅弹欢快地挣脱枷锁,随着烟雾夺路而出。后坐力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只是撞得肩膀有点微微发疼,拉回枪机,冒着硝烟的弹壳翻滚着跳出,落在地上扬起一些尘土。令人满足的程序再一次被重复,弹簧,铰链和金属清脆的摩擦,硝烟迸射间还能看到透明的弹托斜斜飞向蓝天。

  两百发弹药很快就打完了,揉着有些酸痛的肩膀,点起一支烟,仿佛又闻到了火药。

  很快我的霰弹瘾就一发不可收拾,最多一次搬了五百发弹药,统统变成了冒烟的塑料壳。图中是温切斯特sxp霰弹枪。由于是新的生产线系列并不能通用配件,这导致这支枪的扩展性较差,再加上保险隐患和不那么舒服的人机工程,出掉换了雷明顿870.

  打喷子的的乐趣很简单,在生活中多少有些不顺心的事情,堵车,加班,考试,吃罚单,我们都在某些方面挣扎着,很多情感都要自己承受。打喷子,就是用巨响,硝烟,尘土,金属,和四处迸射的碎屑将这些坏的情感赶净杀绝。当我渐渐熟悉了12号口径三寸马格南独头弹的后坐力,我就开始学会了平静。每当我举起枪,准星占据了我的视野,此刻我的世界只有铜珠子附近的一切,而这个世界也是我的。打完喷子,心情一定是舒畅的,深吸一口从落在身上弹壳中飘来的硝烟,感觉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就像酒精,香烟和my little pony一样,一个在生活泥潭里挣扎的人总是需要找到一些能够麻醉自己的东西,脱离现实,只为了短暂地逃避那些无处可躲的问题。Shotgun就是我缓解压力的一种方法,再加上原野,风车和麦田,抑制着我的大龄单身狗综合症。

  然后就是我的雷明顿870.同样是泵动霰弹枪,870的手感比sxp好很多。雷明顿这个非常murica的厂子也算是山姆大叔军工的第四条腿了,但近年来挨了很多闷棍。之前深受人民爱戴的雷明顿如今被一顶黑锅拍得一脸懵逼,论坛上开始出现了关于雷明顿品控的问题,其公司总裁大呼:“The Remington way is the only way.”。

  咳,扯远了,这支枪是中规中矩的霰弹枪,不多不少。打掉了四千多发吧一共,非常舒适。如果有一天我必须要选择只拥有一支霰弹枪,我不会介意选870。

  就在这时我意识到了木头的魅力。工程塑料轻便,易于加工,耐腐蚀,强度极高,也不怕潮湿的环境。但木头却有一种独特的质感,温暖而富有弹性,这种温暖是塑料无法比拟的,就像吉他,木头像是有生命一般。哪里有木头,那里便有生命存在,即使这生命的另一端喷出的是死亡。

  atsan Escord Magnum, 土耳其生产的半自动霰弹枪。看着价格很心动,不知道这个牌子不敢买,但买了以后绝不后悔。这支枪的可靠性已经超过了我的雷明顿870,在用其发射的四千余发12号霰弹中仅有一次故障。其他的时候这支枪稳定地消化着各种不同的弹药。半自动不再需要手动退壳上膛,不停扣动扳机就可以将所有弹药倾泻出去。这支枪我非常喜欢,刚刚用它换了一个怨念物。==摊手

  打喷子就是暂停冰冷滑腻的生活,张开双臂拥抱最简单真实的质感,享受自然和生命的馈赠,沐浴阳光,深呼吸,迷失在一瞬间的感动。

  写了这么多,一半儿是给人看,另一半儿也是写给自己看。这么多美好的让我感动流泪的东西,不能随我的大脑衰老消逝,我不想到了六七十岁,还会像现在的自己一样在回忆曾经更年轻的岁月时,因为惊觉自己早已忘却很多珍贵的东西而泪流满面。

  又跑题了又跑题了,半自动换了一支莫斯伯格滚雷,这个枪非常有意思。我和这支喷子还有一点点小历史,说一说大家就当听故事了。

  还要追溯到十个月前,我在枪店看到了这只枪。枪口的补偿器第一眼就吸引了我,作为一名无可救药的颜控我当场就想买下来,但在枪店里这只枪注册为“手枪握把霰弹”,即只有一个握把,没有枪托的霰弹枪,必须要21岁以上才能购买。和店员老头子一起骂街骂ATF骂PICS也是挺逗的,还记得当时带着极大的遗憾离开了枪店。索幸当时新拉进坑的某老板看上此枪,我就教唆他就买了下来#哈士奇,要不然如果被别人买下不知道流落何处,我也拿不到了。老板买了以后先后打了几百发,今年夏天就一直仍在家里吃灰,我终于到了21岁,想起此事,便用我的半自动和朋友换下了这支滚雷。

  这支霰弹枪最不同寻常的地方就是枪管末端了,不论是喜欢它还是讨厌它的人都必须承认,那个硕大的补偿器非常吸引眼球。这支枪18.5英寸长的枪管上加装了一个巨大的补偿装置,像极了消声器,结构则是普通的莫斯伯格500型霰弹枪,只不过有趣的是这只500的枪管竟然是只在590型号上出现的重型枪管。很多人不喜欢这个补偿器,认为它增加无谓的重量,但谁不希望拥有一支就像是刚从行尸走肉瑞克包里抽出来一样的炫酷霰弹枪?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